当前位置:主页 > K生活馆 >与妻谈判破裂‧夫砍人后驾车逃 >

与妻谈判破裂‧夫砍人后驾车逃

   与妻谈判破裂‧夫砍人后驾车逃(彭亨‧直凉、淡马鲁13日讯)妻子为逃避嗜赌丈夫家暴,携子从新加坡回到彭亨直凉,打算与丈夫离婚。丈夫怀疑妻子有外遇,凌晨赶回来与妻子谈判破裂后,砍伤妻子和当时也在屋内的中国籍朋友,逃之夭夭。这起命案发生于週日凌晨4时30分至7时之间。据了解,嫌犯与伤者感情已破裂,只是尚未办理离婚手续而已。由于嫌犯嗜赌,在赌输钱后且对伤者家暴,伤者无法忍受,毅然携子离开新加坡,打算与嫌犯离婚,但被嫌犯多番骚扰。33岁伤者梁美玲伤势严重,左边颈项连接喉咙的部位(L字形)伤势最为严重,目前无法说话,还在淡马鲁中央医院急症室急救。死者阮潮强(32岁),来自广西省柳江穿山镇,在新加坡一间贸易公司担任营业顾问。他被发现卧尸于楼下大门处,只穿一件内裤,喉咙和腰间有刀伤,满地是血,门口还插着钥匙。妻被砍忍痛拨电向弟求救梁美玲是直凉人,事发时两名孩子都在房间睡觉,案发后被伤者的弟弟带走。消息指出,嫌犯是驱车而来,不过从后门潜入,案发后驾车逃跑。警方接获消息赶到后马上封锁现场,没有发现凶器。嫌犯年约40岁,是一名德士司机,与伤者育有3名年龄分别6岁、4岁和2岁的儿子,小儿子仍在哺乳阶段。事发前伤者将二儿子交托给怡保的姐姐照顾。邻居透露,週日凌晨4时许曾听到伤者家传来吵架的声音,但没有求救声,邻居不以为意,直至早上7时许才知道发生命案。市民透露,伤者是在案发后忍痛拨电向弟弟求救,伤者还要求该市民协助报案,并告诉他房里抽屉有嫌犯的照片,而照片之后也被警方收去。不满夫嗜赌家暴‧妻携子回乡据了解,伤者一两个月前带着小儿子回乡,并要求死者随行“保护”他们。伤者曾向邻居申诉,嫌犯在新加坡赌博赌输了殴打她,她受不了才会携子回乡,而嫌犯也曾恐吓要杀死她和死者。有指案发地点是嫌犯以伤者名义买下的屋子。嫌犯怀疑伤者与死者有染,数日前还打电话向伤者的邻居投诉。邻居指出,伤者澄清自己与死者是清白的,并说死者是她的同事,有一名孩子,在新加坡工作时也住在她家,会帮她照顾孩子和煮菜,是伤者要求死者一起来直凉“保护”她。“嫌犯半个月前带着另两名儿子来直凉交给伤者,当时也跟伤者发生争执,还没收了伤者的护照。伤者过后向警方投报。”邻居说,伤者指死者是来“保护”她的,死者长得高高瘦瘦,相当英俊,曾开玩笑要求他帮忙介绍女朋友。妻中5刀伤势严重百乐县直凉警局的女查案官阿兹拉指出,伤者身中5刀,左边颈项、喉咙、左手拇指、右边手肘和背部都被砍伤。伤者无法说话,必须动手术,目前情况还不是非常稳定,无法录取口供。据了解,女伤者先送往百乐政府医院急救,因伤势严重,在早上9时15分转进淡马鲁中央医院急诊室急救。伤者的弟弟及弟弟的友人也在医院守候。不过,伤者弟弟不愿接受记者採访,仅以“不知道发生何事”打发记者。友人则说,他週日清晨接到伤者弟弟的电话,并从直凉载着对方来医院。截至上午11时30分,伤者还在急症室内等候医生动手术,并没有看见其他家属前来探望伤者。警:家庭纠纷引发命案彭亨州刑事调查组副主任罗斯里指出,警方调查显示,命案动机与家庭纠纷有关。“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展开调查,把案件列为谋杀案。女伤者伤势严重,警方至今还无法向伤者录取口供,因此无法获悉更多案情。”他证实死者是一名中国籍男子,但不愿透露死者的姓名及年龄。“警方清晨7时30分接获命案投报,抵达案发现场时,发现屋内有一名男子躺在地上,女子则受重伤。”他说,两人的伤口相信都是利器造成,初步相信是刀。“男死者当场死亡,女伤者还在医院接受治疗。”他强调,案件还在调查中,暂时无法透露太多详情。伤者出事前曾申办护照女伤者出事前曾向州议员求助,协助填写重办护照申请表格。直凉州议员梁耀雯週日指出,伤者曾向他求助,并向她出示向警方投报的副本,指9月某日在娘家时,家里遭嫌犯撬门进入并取走妻儿的护照,导致新国籍的儿子逾期逗留。“根据伤者表示,虽然她已经报警,不过眼见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,于是设法申请重新办理护照。”案发时间出现数版本现场针对命案时间传出多个版本,有邻居透露凌晨3时许听到屋内传来吵杂声,也有指是凌晨4时许。附近有住家的电眼拍到凌晨2时许一辆白色轿车驶过住家后巷,不排除嫌犯当时已经杀人或仍未入屋。此外,死伤者的血蹟几乎凝固,有人推测案发时间肯定不是清晨六七时,并推断嫌犯造案后仍在屋内逗留至早上7时才离去,以致伤者迟至7时许才能拨打电话求救。另一方面,刑事调查主任依斯迈指出,死者为阮潮强,32岁,来自中国广西,身前是名销售主管。死者遗体已在下午6时40分抵达淡马鲁医院太平间。据了解,伤者回乡后,死者搭乘飞机来马时,伤者曾托人去载死者。数日前还有人看到伤者和死者到巴剎买菜。父母相继病逝‧邻居叹伤者命苦女伤者父亲去年因病逝世,母亲也于两三个月前因病逝世,如今她又被砍伤,邻居感叹女伤者命运多舛。邻居透露,嫌犯和伤者之前相当恩爱,回来直凉也会到邻居家喝茶聊天。后来传出女伤者遭家暴而携子回乡,正在单方面办理离婚手续。“或许是男方不愿意放手,我们也劝他们好好商谈,没想到最终酿成悲剧。”邻居说,嫌犯去年初曾透露有意出售直凉的屋子。“我出价23万令吉要买下屋子,但嫌犯指价钱便宜,所以无法成交。”儿目睹父追砍妈妈嫌犯的6岁长子目睹爸爸一脚踢倒妈妈后,再挥刀砍她,他吓得躲进房间里告诉弟弟,两兄弟吓得魂不附体。女伤者的亲戚引述嫌犯儿子的说法,指他们在半夜时,听到楼下有吵杂声,便下楼探看,结果看见爸爸正挥刀追砍妈妈,吓坏了他们。她说,由于2名小孩都是新加坡人,因此她将协助尝试联络新加坡福利局,将孩子送返新加坡,或由当地福利局做事后安排。据悉,2名小孩都是新加坡公民,不谙国语,当警方向长子录取口供时,需通过居民翻译。小孩的表现镇定,并能够清楚说出案发时目睹的情形。有传言指嫌犯9月便萌生杀机,当时他在直凉后要搭德士去昔加末,有人看见他丢东西进垃圾桶,市民去查看时发现是一把剪刀。‧2013.10.13

相关文章